走出大山圆富梦—古浪县异地扶贫搬迁产业发展的调查
来源:甘肃日报  编辑:   日期:2017-10-8 8:54:10
  从山大沟深,出行不便的古浪县古丰乡王府村,搬迁到距离古浪县城50多公里的黄花滩上,45岁的厍永祥家不但住进了干净敞亮的砖瓦房,还依托产业脱了贫,致了富。
  厍永祥家的变化是古浪县大力实施异地扶贫搬迁的一个缩影。数据显示,“十二五”以来,古浪县共实现异地扶贫搬迁5.3万人。
  异地扶贫搬迁,产业为重,贫困户如果没有稳定的增收渠道就不算真正的脱贫。日前,记者前往古浪县黄花滩调研后发现,贫困户最大的改变是深刻理解了现代农业的操作方式,由当初的“粗放耕作”向“高效种植”大踏步转变,脱贫的路子越走越宽。
 
一座日光温室顶30亩旱地

  8月21日天一亮,黄花滩为民新村的厍永祥就在自家的日光温室里忙活开了。他详细地观察着室内温度,再过一天,这里种植的茄子就能收了。地头的收购价格每斤1.3元,对于厍永祥而言,这个行情很“给力”。一座占地不到一亩的日光温室茄子产量在4吨左右,这样算来,一年就有好几万元的收入。
  更让厍永祥感到欣慰的是,每座温室造价7万元,政府为有产业需求的贫困户补贴5万元,自筹2万元,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贫困户发展日光温室的经济负担。不仅如此,收购点就设在地头,省去了农户自己跑销路的烦恼。
  古浪县园艺站农艺师陈立宏已经在黄花滩指导贫困户种植蔬菜5个年头了。他总结出异地扶贫搬迁群众产业发展迟缓的原因:一方面技术不过关,另一方面思想意识不到位。
  “绝大多数贫困户下山前种植旱地,连水都没浇过,突然在需要技术含量的日光温室里种菜,很不适应。”日光温室种植很讲究,而山里人在利用日光温室的时候,采用的还是老观念、老办法,所以不少温室都有产量低、品质差的经历。
  在吃过数次产品质量的亏后,从山里搬迁下来的贫困户深刻地意识到一个问题:倘若不尽快更新观念,积极采取与市场接轨的种植模式,哪怕手里有温室,脱贫也是未知数。
  在农技人员和蔬菜销售人员一遍遍的传授下,久而久之,越来越多贫困户开始熟悉并接受从“粗放耕作”到“高效种植”的变革。如今,日光温室什么时候浇水、隔多久施一次肥、授粉掐头的时间和频次,他们都说得头头是道。
  数据显示,为民新村2016年建成日光温室411座,其中300座定植嫁接茄子,棚均产值达到1.8万元。2016年,厍永祥的两座日光温室一共收入5万多元。他给记者算了笔账,老家山区种30多亩旱地一年才能收入1万多元钱。“一座温室顶山里30亩旱地,差距大得无法想象。调整发展理念后,我们有信心让脱贫的步子越走越快。”
 
产业变革带来全新希望

  搬出大山,接受新事物,改变贫困面——古浪南部山区不少贫困户正在由“旱地求生存”的传统农民转型为新时代农民:有劳动能力的,转型种植蔬菜脱贫,没有劳动能力的,将自家日光温室流转给合作社拿租金;有知识的利用互联网实现与种植业的有效对接……如今的黄花滩,正呈现出人人要脱贫、人人能脱贫的生动局面。
  王云才今年30岁,搬迁之前家在古浪县民权镇红旗村。别看小伙子年纪轻,种起蔬菜来很多“老把式”都比不过。就在最近,他改变了日光温室茄子换季后平茬闲置的做法,利用掐头等技术让茄子继续生长。这样,他种的茄子比其他人多出售一个多月,多赚了2000多元钱。 他表示,这都是互联网的“功劳”。“网上不但有茄子种植技巧,还有病虫害防治要点,回家闲来无事打开网页看看,自然就学会了不少种植技术。”
  西靖镇镇长郭天政表示,对于异地移民扶贫攻坚而言,任何产业扶持都不是一蹴而就的。党委政府在资金、产业配套服务、金融等方面最大限度地帮扶贫困户,力求让越来越多的贫困户搭上产业发展的“快车”。
  古浪县生态移民后续产业合作社党委书记胡中山表示,将南部山区贫困户从山上搬下来仅仅是扶贫的第一步,最关键的还是要逐步让他们转变原有粗放的种植模式,向品牌化、高端化种植模式靠近,向市场要收益,这样才能真正脱贫。
  变革式的产业发展让贫困户脱贫的信心十足。王云才搬迁时申请的是面积较小的过渡房,经过一年的努力,已经加盖了4间瓦房,建房资金一部分来自精准扶贫贷款,一部分来源于种植蔬菜的收益。他说:“明年还清贷款就可以轻装上阵发展致富了。”
  同样,记者在厍永祥家里也看到了新扩建的6间瓦房,屋里的网络电视正在上演热播的连续剧。他家的账本上清晰地记录着一笔笔收益:2016年12月15日到2017年1月17日,收入5217元;2017年1月22日到3月1日,收入11081元……
  那不仅是收益,更是希望。
 
不仅要脱贫还要奔小康

  G20高速公路进入武威段后,便是一望无际的戈壁。在大靖镇的转弯处,突然眼前一亮,公路两侧望不到边的白墙青瓦房令人震撼。
  这里就是古浪县黄花滩移民搬迁项目所在地。外捷内畅的交通条件、干净整齐的砖瓦房正在勾画着戈壁滩上全新的生活。
  走在黄花滩圆梦新村硬化过的村道上,记者看到小学、幼儿园、医务所一应俱全,水暖装修、电动车行、超市、农家乐也随之兴起。这里和很多城里的小区差别不大,只是远离城市的喧嚣,显得更加静谧与安逸。
  古浪县委负责同志表示,“古浪南部山区扶贫攻坚走过了扶贫资金撒‘胡椒面’、扶贫方式采取输血式、扶贫思路‘就地转圈圈’、生产生活方式靠天吃饭的历程。功没少废,钱没少花,群众却没有从根本上富起来。2012年以来,古浪县严格按照中央、省市关于实施移民搬迁工程的要求,坚持县级领导包村包组推进移民搬迁拔穷根责任制,坚定不移地实施移民搬迁工程,取得了显著效果。”
  资料显示,新一轮扶贫开发以来,古浪县累计减贫15.77万人,贫困人口下降到4.7万人,贫困面由55.19%缩小到13.31%。2016年移民群众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4000元以上,是原山区居住地收入的3-5倍。
  张斌文老家在黄羊川镇,下山两年多,已经成为圆梦新村的致富带头人。
  他告诉记者,搬出大山,让自己的生活有了质的飞越。“住房和暖棚有补贴,一下山就有干头。我养了200多只羊,种了3座日光温室,农技人员教会我如何种出高质量蔬菜、如何养出肉质好的羊,现在每年依靠扶贫产业,全家能够收入15万元以上。政府搭台,戏还要我们自己唱。”
  发展产业、培育产业有挫折更有收获。谈到今后的生活,张斌文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