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外卖小哥到45亿身家CEO,他的秘诀是什么?
来源:  编辑:   日期:2016-9-12 8:44:07

坐垫破损、电线七零八落,油漆上也贴满了胶布,这辆小车被饿了么CEO张旭豪摆放在上海总部公司大厅里。很多人不解,一辆“破车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但对于张旭豪来说,这辆车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故事要从上海交通大学的一件男生宿舍说起。炎炎夏日,宿舍里几个男生都在打游戏,分身乏术又饥肠辘辘的他们决定叫外卖,但打电话到餐馆,要么打不通,要么不送。大家又抱怨又无奈,饿着肚子聊起来。“这外卖为什么不能晚上送呢?”“晚上生意少,赚不到钱,何苦。” “干脆我们包个外卖吧。”这时其中之一的张旭豪说:“如果能网上订外卖就好了。”创业就这样从不起眼的送外卖服务开始了。

说干就干的几个人当下就拍板定下了战略,暑假刚过就买下了第一批的电动车开始了外卖创业之路,张旭豪自己也经常亲身上阵送外卖,一直骑的就是这辆小车。

家人反对也要干

创业的第一步,资金很重要,但是他们几个只是学生,基本上没有什么资金来源。为了解决资金问题。四个人都到处凑钱,张旭豪家境不错,但在向家里求助的时候却遭到了父亲的反对。

张旭豪的父亲是个典型的生意人,年轻时敢拼敢做,存下了不少钱。但年纪大了之后,不愿意再冒险,靠着年轻时候积累的财富也过的不错。张旭豪高中成绩不算太好,张爸爸怕他考不上大学,专门为他开了一家眼镜店并取名为“旭豪眼镜店”。不过他还是考上同济大学,然后又去了上海交大读研究生。张爸爸一直以张旭豪为骄傲,却没想到他还在学校却动了要创业的念头,还是做外卖小哥,自然是不愿意的。

为了解决资金问题,四个人都到处凑钱,但这些钱对于当时他们的构想来说还是杯水车薪。张旭豪开始带领团队参加大学生创业比赛,靠着比赛奖金和贷款。还有部分的股权投资凑了45万,父亲也渐渐松了口,前前后后资助了张旭豪十几万。

创业未半,人走一半

资金到位后,暑假刚过,张旭豪就买了第一批的电动小车。饿了么正式开张了。

身在校园的张旭豪选定了最熟悉的高校作为市场突破口,他认为,只要占领了高校,用户一旦形成习惯,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白领用户。

开张两三个月后,张旭豪团队就已获得了近千单的业务量。他和康嘉等几名创始人不仅要跑外卖,还要发展餐厅、做推广,“平均下来,每人一天要跑近100单,工作16个小时以上。这几乎是极限。”张旭豪记得,那段日子里,每辆电动车平均一天要换三四次电瓶。

四个在校生,一边创业,一边做导师的项目,学业和公司的压力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。张旭豪他们决定休学,最后只有他和现在担任饿了么COO的康嘉申请休学成功,四个人的团队一下子就少了一半的人。

那辆被放在公司大厅的车陪伴张旭豪度过了他最艰难的时期。

上海多雨季,外卖员的雨衣基本是摆设,一趟跑下来,身上从里到外连鞋子都全部湿透。后来,张旭豪和康嘉干脆穿拖鞋出去送外卖。一个雨天,张旭豪骑着小车去交大实验楼,一个刹车没停稳,自己就飞了出去,餐盒、电动车、拖鞋散落了一地。

“当时还有十来份外卖吧,全撒了,我一个个捡起来后扔掉,窘得不得了。”张旭豪又折回餐厅,重新花了近200元各买了一份,然后再送出去。“亏好小车没坏,但最终还是送迟了一些。”

有时候,电动车遇到下雨天还爱熄火。餐厅和接餐点之间隔得远,张旭豪曾几次在雨中淋了个把小时,一路推着小车把外卖送完。

咬牙切齿的决定

在BAT入局之前,饿了么可以说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。乍然面对战争的残酷与血腥,张旭豪这个85年出生的大男孩有些不知所措。

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两天两夜之后,张旭豪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:

“市场份额才是第一!不要管成本!只要市场份额!”

张旭豪和他的团队选择向城市经理们传递压力。因为,“我们下面这些人,没有花过那么多钱,放开手花钱做补贴拉用户,做这种事有点放不开。所以我们当时就觉得,Mark自己传达压力最好。”

在这样的高压下,整个2014年,饿了么是8~9倍的增长,2015年则是5~6倍。

就是那一骨子劲儿让他坚持了下来。5年后,外卖平台饿了么铺设700多个城市,日峰值订单突破500万单,接受马云的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的12.5亿美元投资,估值45亿美元。

张旭豪这么形容自己的创业初衷:你只想分一杯羹,我却想改变世界。在总结自己饿了么能够生存下来的秘诀,他把坚持放在第一位。家人都反对的时候他在坚持,朋友合伙人都走了他也在坚持,面对市场巨头的竞争,他依然选择了坚持。

在未来到来之前,没有人知道它的准确模样。但只有坚持才会让我们活着见到未来的样子。

精彩推荐